蔡维德:区块链是“野蛮生长” 还是“笑傲江湖”

电力人才网
3jHLOnVQyu8LgB5fjcgtDORwYsdGKppwxDpdhTGD.jpeg人物简介:蔡维德,博士,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实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北京天德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誉终身教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终身教授。

蔡维德教授在天德科技带领团队开发了世界第一个大数据版的区块链,第一个分布式异构链网模型——金丝猴模型、第一个分布式同质链网模型——熊猫模型以及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产业沙盒。

记者:2018年以来,多家大公司宣布进军区块链市场,抢滩动作高调进行,作为我国区块链领域知名专家,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是区块链?它具有什么特点?蔡维德:我定义的区块链就是一个集块子链+多节点+拜占庭将军于一体的大规模分布式应用系统。区块链的特点就是不可更改、分享账本以及数字加密。

现阶段,根据底层技术的差别,区块链技术主要有三个发展方向:第一是公有链,其中主要应用于数字货币;第二是企业版区块链(如联盟区块链),可应用于行业金融市场;第三是物联网区块链。

这三个方向区块链设计不一样,但商业场景都很大。公有链不要求速度快,但对容错性要求比较高;企业版要求速度快,吞吐量高;物联网版则要求轻量级的设计。在三个发展方向中,公有链历史最悠久,基于其技术而诞生的数字货币已震动全世界。企业版区块链的市场还有几千倍成长空间。有人预测,2018年会是企业版区块链元年。以后还会有自金融出现。所谓自金融,即任何个体都可以成为一个小型银行,很多以前只能由银行做的事情,以后会拿到区块链银行去做。

记者:请您谈一谈区块链国内外发展的现状和应用的情况。                 

蔡维德:从国内外现状来说,区块链以前是红,后来是紫,现在是烧起来了!

在美国和加拿大,有人用“块来疯”(blocksanity)来形容,一个刚上市的区块链公司股票2天内可上涨40倍(4,000%)。当然,不仅仅是股票市场火爆,2017年底我在美国加州硅谷,发现很多人都在很认真地思考和谈论: 区块链是什么?它将带来什么变化?以前大家可能并不在意,但现在却是非常严肃地考虑这件事情,因为这可能影响到我了,我该怎么办?现在许多报道都在问:“到底有谁会区块链?”

从蒸汽机到汽车到电子,人类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而人工智能、区块链,还有生物技术,这些新技术的研发应用代表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有人说这是300年甚至是500年一次的金融大改革,我认为,区块链技术就是下一代互联网, 而且发展速度会比互联网还快。虽然目前区块链的应用还算初期,但区块链会无所不在,它能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每个时刻,而且大规模经济模型已经出现,这是巨大的变化。所以可以说,区块链技术是意义远超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四次工业革命意味着改变相关产业结构,改变旧有的技术架构、基础设施和业务流程,一些不符合新时代的企业可能要关门,全新的企业会出来,旧的企业要改变,不然就会像一些实体书店一样,被历史的大洪流冲走。

区块链最大的应用领域之一是金融行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首份数字货币报告中指出,区块链“具有改变金融的潜力”。世界经济论坛在2016年8月发布的报告中则预计,区块链将会在全球金融系统中占据核心地位,全球约有80%的银行将于2017年启动分布式账本项目。目前,在支付、跨境汇款和众筹等领域,已实现了区块链应用。

2017年9月29日可以认为是区块链被世界认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因为在这一天,在英国央行,国际货币贸易基金组织IMF改变本来强硬的立场,宣布考虑将数字代币放进篮子(SDR)里,而且还认为会有大量主力基金进场,资本市场会发生颠覆性改变。

记者:英国曾将区块链作为国家战略,但在2018年1月宣布放弃数字法币。而加拿大央行作为全球最大胆的央行之一,在历经区块链实验后也宣布拒绝使用现在的区块链技术,这些国家央行的区块链技术尝试为什么会失败?

蔡维德:2016年1月英国将区块链技术上升到国家战略。2016年6月,英国央行行长卡尼(Carney)表示,英国央行已做好尝试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准备,率先发布并应用数字货币CBDC(Central Bankissued Digital Currency)能提高效率、削减成本、节省时间,这些优势或将使英镑有机会取代美元的地位,在未来成为国际主要结算货币。2016年9月,英国央行Victoria Cleland说这是英国央行320年来第一次重大货币改革。英国央行研究报告还显示,CBDC的全面应用能将英国的GDP提升3%,认为该CDBC技术一旦投入实际应用,将会在经济、政策、法律、以及金融市场的运行等方面产生重大影响,进而全面改变英国甚至全球经济格局。但在2018年1月,英国央行宣布放弃区块链技术。

2016年,作为世界上最大胆的国家央行——加拿大央行联络R3 CEV等公司做区块链(Jasper)实验。除了加拿大央行,Payments Canada(支付公司)和七家商业银行做了一年的实验,2017年加拿大央行的实验报告得出的结论显示,使用现在的区块链技术不但不能达到银行或金融系统的需求,而且还会增加金融公司的风险, 因此宣布不考虑区块链。

此外,2017年4月24日,美国存管信托和结算公司DTCC(Depository Trust & Clearing Corporation)宣布区块链不适用于“净额结算”。在同一篇文章里面说区块链技术要等5至10年才能做到,DTCC的合作伙伴是IBM和R3。

我认为,现在这些银行区块链项目不成功,原因有以下三方面:第一是区块链技术还不成熟;第二是如今没有整体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支持区块链业务;第三是实验用的商业流程还是旧流程。

我在2016年9月28日接受一个英国记者采访时就很客气地指出,英国央行采用的是与比特币最为相似RSCoin技术,相当于第一代区块链技术,在可扩展性、容错性,以及私密性等方面还有很大成长空间,曾委婉预测英国的数字法币做不出来,现在的事实与我当初的预测是相符的。

加拿大央行用了两个技术,一是以太坊,二是R3 CEV的Corda,以太坊不能撤销、可扩展性差、不能保护隐私权。Corda本身就不是区块链,而是类似区块链的系统,虽然隐私保护性不错,但性能差、容错性差,它比较像RSCoin(英国央行数字法币),是依托第一代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为蓝本。

数字货币已发展到了三代,第一代是比特币,第二代是以太坊,第三代是Hyperledger和北航链。而英国和加拿大央行还在采用第一代区块链技术,而且只是类似区块链技术。

把区块链装入旧系统,就像把一台蒸汽机安在一辆马车上,马一定跑不快。现在是要把旧的扔掉,建立一个新的,而不是把一个新的技术放在旧的系统里面。

区块链是产业性的革命和颠覆,不能只是“局部”改善,在一个复杂系统里面,部分系统使用区块链不会得到大量的益处。把区块链放在现有的银行系统里运行,就像把汽车放在铁轨上跑,一定不好使,英国和加拿大央行做的实验基本上是这样。

记者:听说由您组织参与的大数据版区块链解决了国外专家不能解决的“链上实时分账结算”的技术问题,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当前我国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和产业应用的情况?

蔡维德:美国存管信托和结算公司DTCC在2017年4月24日宣布区块链不适用于“净额结算”,因为他们无法做链上实时分账结算。但我们在2017年3月24日就已经做出来,比DTCC宣布做不出来的消息足足早了一个月。

我们做的大数据版区块链,使用链-4D(distributed)架构,采用拜占庭将军协议,以及我们自主研发的 TDBase分布式区块链数据库,可以实现大数据平台完全集成在区块链架构里面, 可通过增加服务器来处理千亿级账户,千兆级交易;做到高速大数据分析、多方交易、链上实施、分账结算,实现数据可信,实时监管,且容错性、监管性和扩展性更强。我们在实验中,20天左右跑了33.34亿笔交易,这等于伦敦股票交易所13年的交易量。

客观地说,国外区块链技术整体领先于中国,因为大部分区块链思想和设计是从国外来的。虽然目前中国的区块链技术整体上处于早期研发阶段,但在有些项目上中国还是领先世界的。比如说,中国2017年3月推出的大数据版区块链技术,至今仍是全球唯一,“高新一号”是全世界第一条集成了大数据分析能力的区块链,可以在区块链上分析大数据,保证了数据的可靠性和可分析性;中国在区块链互联网模型上也领先世界,如世界第一个分布式异构链网模型“金丝猴”链网模型,第一个分布式同质链网模型——“熊猫”模型;世界第一个基于云的区块链产业沙盒——“泰山沙盒”等,这些我们都走在了国际前列。

但我也发现我们现在区块链技术研发和应用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目前我国区块链应用推广中,浮夸的商业化气息太重,造成一些不成熟的东西被过度吹捧。作为一种集成式创新技术,区块链技术比想象的难,因此区块链的基本研究需要更深入更扎实;另外,区块链从业者对于金融行业的理解不够深入,还需要磨合期;第三点是对技术理解不到位,有些人认为可以将“慢速”区块链用在高速场景中,例如金融系统。当然这也反映出对高速区块链的需求还是非常大。

记者:直接采用他国或其他标准组织发布的密码算法标准可能存在巨大安全风险,统一的账本会不会带来问题?区块链存在哪些安全风险和隐患?其改良的方向是什么?

蔡维德:许多人认为使用国外加密的东西有巨大风险,我认为,区块链是有国籍的,但算法是没有国籍的,算法其实都是数学,不会因为谁发明的算法而带来风险。因此,作为一个科学家,我个人认为,没有多大风险, 反而会因为更多人的研究变得更加安全。

统一账本是一定会带来问题的,但是以后的区块链不会用统一账本,会用有国籍性的账本,而且一个国家也很难只会用一本账本,说不定有好几种账本,所以账本不会只用一种。

从改良的方向来说,由于区块链有很多种,每一种区块链都不同,所以也会存在不同的问题和改良方案。如之前所说,区块链分公有链数字货币、企业版区块链、物联网区块链三大方向,各自的设计不一样,技术的优缺点也非常的不一样,而且,每一个时代区块链所面临的问题都不一样,所以,每一个设计都有其不同的风险和不同的隐患,它的隐患和安全都要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定,而且有很多隐患我们现在是不知道的。

记者:2017年贵州大数据峰会上有人曾提出“主权区块链”的概念,那么,我们要如何捍卫和维护“主权区块链”?如何在此前提下达到有效监管和可控?

蔡维德:区块链是有国籍的,有身份证的,会形成不同的集团、帝国,甚至联合国。我觉得我们不用担心“主权区块链”的问题。

举个例子,PC和手机没有国籍,就像苹果手机,在中国和美国都可以用,但区块链是有国籍的。因为区块链上面有智能合约,智能合约上面有法律。区块链上面如果放中国法律就是中国区块链,如果放美国法律就是美国区块链,所以说区块链是有国籍的。我认为“主权区块链”主要在于你上面放的是什么法律,上面放的是中国法律那就是中国的“主权区块链”。

虽然区块链给了我们更多的自由,但区块链本身就是监管的利器,而且区块链上的监管比以前的监管还要严格。虽然说当前技术挑战比较大,但理论上是可以做出来的,我的实验室就可以做出来。我可以把所有的应用区块链都放在监管区块链(沙盒系统)上面,监管单位如果有节点的话,那么所有的交易,所有数据都会保存在沙盒系统的监管节点上面,所以区块链是一个对监管非常有用的利器。我们2017年2月就已具备这样的设计,有相关模型出来,我们已经可以做到比渗透还要彻底的全透明的强监管。

在不引入第三方中介机构的前提下,区块链产业沙盒计划可以提供分布式、不可篡改、安全可靠等特性,通过细化规则,形成切实可行的区块链产业监管体系,可防范、识别、预警、告警、处置随时出现的区块链应用风险。

记者:在《“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区块链技术作为要加强基础研发和前沿布局的新技术,首次被列入其中。在此,请您谈谈,区块链未来发展趋势是怎样的?有什么建议?

蔡维德:区块链时代已悄然来临,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而难以回避的。区块链带来的是改革不是改善,不仅影响到国计民生、还将影响到社会制度,将深入到社会、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全面的、结构性的变化。因此,我们要清醒认识,做好应对准备。

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也是长跑!从单链架构到多链架构,再到链上架构模型,从一台服务器到服务器集群,以后,大概每一两年就可能进入一个新的区块链发展阶段。区块链前后的技术和商业模型差异会很大,更新换代会很快,这种分享经济大爆发的环境下,可能很快就会出现第五代、第六代区块链。未来,区块链互联网会成为一个新趋势,其中涉及的层面很广,包括技术实现、商业逻辑、联盟自治以及国家政策等。区块链的互通和新网络模式的普及会推动行业的大洗牌。

我预测三年后可能就能出现区块链集团、区块链帝国以及区块链联合国。而相应的交易规则、治理法则、帝国法律、跨境交易、自治协议等等,都会应运而生,这些现在也已初见雏形。从数字货币到数字资产,从私人数字货币到数字法币、从数字银行、数字法庭到数字社会以及数字政府,以后的区块链发展范围会大得不能想象。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应用市场,最多的电子商务公司,最大的第3方支付系统,这些都会给新技术提供巨大的试验机会,推动区块链技术迅速发展。区块链技术现在才有10年历史,还有很多成长和发展的空间。在国外,区块链的“野蛮生长”已快结束,在国内,我们需要进一步强化区块链技术研究和应用方面的探索,同时加强管理工作。

就像当年互联网的发展一样,区块链时代的来临,这个大风口给予许多年轻人无限的希望。区块链成功的例子已经出现,区块链基础设施也要出现,新的基于区块链的商业流程已经明显,新的流程带来的经济效益非常明显。区块链从“野蛮生长”到“笑傲江湖”,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本文刊登于《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8年第3期)

赞(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修改或删除,多谢。电力界 » 蔡维德:区块链是“野蛮生长” 还是“笑傲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电力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