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电力实行配额制,将会对哪些市场主体产生影响?

(2018年3月23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征求《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就配额的制订、实施、证书交易、考核以及实施主体等方面做出了规定。

一、什么是“配额制”?

“配额制”是指根据国家提出的非化石能源占比要求和能源发展规划,在统筹考虑各省、市、自治区的本地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年度电力建设规划、电力供需情况、全国重大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情况和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容量等因素后,按年度滚动制定各地分年度的全社会用电量中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总量和非水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的最低比重指标(即配额指标)。

二、“配额制”与哪些主体相关?

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年度滚动制定公布各地分年度的全社会用电量中配额指标,按年度对配额完成情况开展监测、评价和考核

 

各省级人民政府:负责制定本行政区域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实施方案和保障政策,督促本区域承担配额义务的市场主体完成配额指标。

 

电网企业:负责组织经营区域内的市场主体完成区域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对本经营区域完成配额指标进行监测和评估

 

各省级电力公司、地方电网企业、其他各类配售电企业(含社会资本投资的增量配电网企业)、拥有自备电厂的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直购电用户等市场主体:承担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义务的实施

三、纳入“配额制”的可再生能源有哪些?

为了更有效的解决弃水、弃风、弃光等问题,本次制定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由“总量配额”非水电配额”两级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共同构成。“总量配额”计入常规水电和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而“非水电配额”仅计入海上风电、陆上风电、生物质能发电、太阳能光伏发电、太阳能光热发电、城市固体垃圾发电、地热发电、海洋能发电等不含水电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

 

为了对“配额制”的实施进行考核,需要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的计量方法,这一点对于广大相关主体,尤其是承担配额义务的市场主体而言至关重要。根据文件,计入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包括:从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直接购入并在本主体经营区覆盖范围内消纳的可再生能源电量;可计量的自发自用(全部或部分)可再生能源电量;从其他售电主体购入并消纳的可再生能源电量。由此可见,除了绿色电力证书,跨省跨区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分布式光伏或分散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也是实现配额制的重要途径。

四、绿证和“配额制”什么关系?

2016年3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意见称,到2020年,除专门的非化石能源生产企业外,各发电企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达到全部发电量的9%以上。《意见》同时指出,各发电企业可以通过证书交易完成非水可再生能源占比目标的要求。鼓励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持有人按照相关规定参与碳减排交易和节能量交易。

 

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具体管理办法》,同年7月1日启动了第一批绿色电力证书自愿认购交易。

 

绿色证书的本质是将基于配额形成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市场化,并借此构建基于市场的可再生能源电能供求机制和市场交易体系。通过强制配额(即要求能源企业在生产或销售常规电力的同时,必须生产或销售规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电量)和交易制度(政府按照可再生能源电量对企业核发绿色电力交易证书,绿色电力交易证书可以在能源企业间买卖,价格由市场决定),发挥市场自身的调节作用,达到提升可再生能源电力产品价格的目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通过销售绿色证书获取价外收益,实现可再生能源电能的绿色价值,并使得可再生能源配额借由绿色证书实现可交易,巧妙地解决了配额制度的市场化问题。

推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是我国推动能源清洁替代、缓解弃风弃光弃水现象的一揽子能源经济政策之一。截至2017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达到6亿千瓦以上,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已从过去技术装备和开发建设能力方面的约束,转变为市场和体制方面的制约,突出体现为当前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的电网接入和市场消纳困难。为了确保完成国家制定的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到2020年和2030年分别达到15%和20%的目标,可再生能源电力强制配额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配额制”及配套的证书并不是单一独立的制度,而是与多种政策及市场工具密切相关,例如现行的补贴制度、电力交易等。

 

证书和补贴的关系。证书的主要功能是作为可再生能源电量的计量凭证。现阶段,证书的主要目的是作为市场化的调节手段扩大全国可再生能源消纳规模,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的转移和交易不影响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的相应电量继续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补贴可通过国家支付、购电方垫付国家转移支付和购电方支付(现行的自愿交易绿证)等方式获得。考虑到未来国家可再生能源价格政策机制的调整,如新建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不再享受固定电价政策,未来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机制将会与可再生能源价格和补贴机制进一步衔接,如将证书作为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的额外收入来源替代原有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等。

 

“配额制”与电力交易的关系。本次文件中明确了各省级行政区域2018年可再生能源电力总量配额指标及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再综合考虑各地区往年的电力市场供需情况(如全社会用电量、各类电源发电量等)、现有的跨省交易历史数据及输电容量等因素,可以对今年风光水等清洁能源电力的跨省交易规模和流向有一个初步的判断。此外,目前也在申报当中的分布式光伏或分散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也纳入了“配额制”考核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范围。

综上,“配额制”的推行将对我国深入推进能源生产及消费革命和电力体制改革、充分调动各方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的积极性,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政策落地后在市场上效果如何,我们将持续观察。亲爱的读者,有什么高见?不妨留言,或在后台联系我们!

这里是我们发表过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相关政策工具的分析文章,供大家阅读,相信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思考。

赞(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修改或删除,多谢。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