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白克力

电力人才网

9月21日8点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再发“打虎”消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18年以来,国家能源局第二位被查的官员。在其之前,即2018年1月23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晓林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经中共中央纪委查实,王晓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规打探巡视信息;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违规打高尔夫球,违规接受宴请,甘于被“围猎”;违反组织纪律,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和相关企业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目前,王晓林已被开除党籍,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衡水市人民检察院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自2012年底以来,国家能源局系统遭遇反腐重拳,多位高管受到中纪委调查而相继落马。2014年,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落马;继其之后,2015年,国家能源局“窝案”爆发,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规划司原司长俞燕山等6人相继被查。此后,能源局系统内开始不断整治调动,管理架构不断变动。

9月18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中俄投资合作委员会中方主席韩正在莫斯科与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委员会俄方主席西卢阿诺夫共同主持召开中俄投资合作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当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还作为中方秘书处代表参加了会议并做了汇报。

无缘十九大代表

1961年8月出生,维吾尔族,身高近1米9,浓眉大眼长睫毛,一口标准的普通话,2017年之前的全国两会,记者们总会在新疆代表团中,一眼认出努尔·白克力。他曾连任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努尔·白克力还是十七大、十八大代表,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中央委员。不过,努尔·白克力并未当选十九大代表,当然也无缘十九届中央委员会,这对于并不多见的60后正部级干部来说不同寻常,当时即有舆论猜疑。

一年之后,靴子落地了。

高一就考上大学

努尔·白克力出生於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首府博乐市的一个乡镇,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白克力在这种环境中长大,蒙古族的豁达、哈萨克族的坚毅、汉族的聪慧、维吾尔族的乐观,都深深影响了他”,当地媒体报道称。

据当地媒体报道,努尔·白克力是名少年天才,1977年高中招生,他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只读了一年高中,他就报名参加高考。1978年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在学校的努力下,白克力终於通过了资格审批,在距离高考只有5天时拿到了准考证。

当时,努尔·白克力的志愿是报考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他的高考成绩超过录取分数线100多分,但却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无缘,被新疆大学“提前”“抢”到了门下。

“白克力喜欢读书,手不释卷,这个习惯到现在都没改。他性情活跃,人缘很好,各族老师和同学都喜欢他。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有组织活动的天赋。” 当地媒体援引新疆大学一位老同学的话,对努尔·白克力作出如上评价。

文人治疆也有铁腕

1983年新疆大学毕业后,努尔·白克力留校工作了10年,历任共青团新疆大学委员会书记、新疆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等职。1993年32岁时起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行署专员助理。

在喀什工作3年后,努尔·白克力当了两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1998年37岁时,出任乌鲁木齐市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会(首府)城市市长。

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后,努尔·白克力开始整顿党政机关工作作风,公开表态“谁为一点私利或者其他原因无故得罪投资者,就砸掉谁的饭碗”。同时出台人才引进优惠办法,欢迎港澳的旅游专业人才、金融商贸人才、高新技术人才建设乌鲁木齐。

虽然是维吾尔族官员,但努尔·白克力讲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2008年1月当选新疆自治区主席后,他力推“双语”教学,并且要求从娃娃抓起。他说:“作为新当选的自治区主席,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当一名群众信任的‘教育主席’”;“如果老百姓的孩子掌握了汉语,那他走遍全国都可以应付自如;过不了汉语这一关,走出农村都不行。”

上述举措,让努尔·白克力获得了“儒将”、“文人治疆”的评价。但每当恐怖事件发生时,他则展现出“铁腕”的另一面,表示对分裂势力要采取先发制敌的高压政策。

接受媒体采访时,努尔·白克力还曾引述自己访美时的故事,表明自己对分裂势力的态度,“当时,有美国朋友问我,你作为维吾尔族人是否也认为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我说,历史就是如此,这并非我个人所认为的。我反问他,你知道古代中国何时在新疆设置政府的?他摇摇头。我又问,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是哪一年?他表示不知道。我告诉这位美国朋友,中国早在西汉王朝就已对新疆实施管辖权,这比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公元1492年还要早1500年!”

缘何接掌国家能源局

2014年12月,在新疆工作了整整30年的努尔·白克力由新疆自治区主席一职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一职。尽管身上的职务变了,但他的口音和属于新疆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没有变。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努尔·白克力动情地说,不管离故乡多远,心中总会装着新疆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

为什么选择努尔·白克力接掌国家能源局?许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其实仔细分析便会发现这项人事安排具有逻辑合理性。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最著名的能源富集区域,石油、煤炭预测资源量分别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0%和40%;而被寄予传统能源转型厚望的天然气,则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4%。

但谈及新的工作岗位,努尔·白克力深感“压力山大!”“你想想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为了推进‘四个全面’,实现能源安全保障,这个压力不可为不小。”

他说,尽管现在能源供给方面相对宽松,但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变速期”,能源安全如何保障,能源结构如何调整,这些方面都要统筹解决,确实要下很大功夫。

“所以我感觉在国家能源局长的位置上,不比我当新疆自治区主席的压力小。”

努尔·白克力透露,他每天在能源方面做的功课,比在新疆多几倍、甚至十几倍。“在能源领域我是个新兵,有很多东西要学,还要掌握情况,压力能不大吗?”

他笑言,“如果说过去考虑的只是区域性问题,而现在想的更多是能源生产、供给等方面,要从全国通盘考虑,甚至还要有一点国际视野,角度不一样了。”

能源局反腐大考

调任国家能源局后,除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外,努尔·白克力还同时面临能源改革和反腐大考,特别是如何能还国家能源局一个“清净”世界。

继2013年刘铁男落马后,国家能源局在2014年又有8名官员被纪检机关带走,包括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电力司副司长梁波、综合规划司司长俞燕山等,一时间,能源领域深陷腐败漩涡。

努尔·白克力在回应媒体有关反腐的提问时说,“确实,有这么多人被带走,说明能源局内部反腐斗争形势非常严峻。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在能源局内部消除这种权力寻租的行为。”

“但核心问题在哪儿呢?关键是过去权力太集中。而且就集中在某一个司、处、人身上。长期以来,几个人管着全国能源领域的重大审批事项,问题能不严重吗?”

努尔·白克力表示,为了避免违法违纪现象再发生,“我想下一步还是要简政放权,严格依法办事,严格依法行政。”他说,“就是那句话,‘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制定责任清单、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使能源局的管理运行机制更加符合市场本身的需求。”

2014年年底,国家能源局换帅,努尔·白克力接替65岁到站退休的吴新雄,当时热情的财经媒体纷纷看好当次调整,并给出这样的理由:相对前任们,努尔·白克力的优势显而易见,他年轻,53岁的他,距离正部级退休年龄还有12年,腾挪空间巨大。对能源这种战略周期很长、政策稳定性持久的行业,这一点非常重要。

赞(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修改或删除,多谢。电力界 » 努尔·白克力
分享到: 更多 (0)
电力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