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强制员工买金融产品

电力人才网

汉能正试图用删除邮件、每日统计购买资料,暂停宣贯会(宣传贯彻大会),处罚宣讲的vp,开除转发公司新闻朋友圈的员工等方式,抹去自己“强制”要求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的事实。

不过,事实难以掩盖。橙色财经从汉能内部人士处了解到,7月25日(周三)当天,正当汉能组织16家银行来给员工放贷的时候,银监会获得消息,突然光临现场,把现场办理放贷的银行逮了个正着,受银监会管辖下的银行工作人员当场作鸟兽散。

个人信用贷款用途有规定,不能用于投资,购买理财产品等,难道银行知法犯法?此外,汉能的“贫困员工补助金”,也有规定是不能用于投资的。

汉能集团7月27日声明称,对于网络流传的相关宣讲人员言论,系其个人理解偏差及过度发挥,违背了本集团及下属公司的立场和意愿。对此不当言论之责任人,本集团已责令旗下相关公司对其进行处理。

本次泄露的录音来自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李姓副总裁,汉能薄膜发电决定给予其降薪10%,扣发第二季度工资的处分。汉能薄膜发电的境内主体是北京汉能光伏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光投”)。

更惨的是,有汉能移动能源员工因为在朋友圈分享公司相关报道,被直接开除。

“我明确知道的,汉能就已经至少开了5场宣贯会了。”有知情人士称,“宣讲人用的都是标准的PPT,怎么可能单独随意发挥?汉能的管理风格也决不允许高管随意发挥,都是老板(李河君)的意志。”

橙色财经了解到,汉能本次“强制”员工购买开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却有其事,6月份就已经开始了,但当时大家并不怎么重视,也没有说强制购买。7月份以来,汉能不断加压,内部邮件也有大量关于介绍银行信用贷款的通知。据了解,汉能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时,资金打入的是中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账号(简称“中睿资产”)。

暂停前,汉能口头要求每个员工需购买,否则就开除,汉能集团董事会已经做好了5000人离职的准备,并表示集团态度(指不配合认购定融产品就离职)很坚决等。据了解,汉能总共拟向员工筹资30亿元,其中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拟向员工“募资”6亿元,后面还有多个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事情曝光后,汉能“强制”员工贷款购买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的“割韭菜”计划似乎凉了。汉能面临的巨大资金问题则更加无解。

据橙色财经了解,汉能大客户部6月份工资,本应于7月5日发出,被延迟到7月10日。原定于7月31日举办的汉墙发布会,因为资金问题也不得不延迟。7月中旬,汉能账上居然只有约500万元的现金。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一份法院裁决书则显示,汉能控股居然连2000多万元的可执行资产都没有。法院查询汉能集团名下的存款、车辆、不动产、有价证券等财产情况发现,未发现名下有可执行的财产。

7月份马上就结束了,8月5日时候,汉能还能按时发出7月份的工资吗?

汉能系资产 人员大腾挪

据橙色财经了解,为避免关联交易,去年底以来,汉能开始进行大规模的资产、人员腾挪。

据内部人士透露,汉能2015年以前的9个老基地(老的产业园项目)已全部转移到华夏易能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新基地(新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则有汉能控股全部转到三方投资者、汉能移动能源、地方国企等合资成立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公司。

财报显示,2017年,汉能薄膜发电实现营业收入61.47亿港元,净利润2.61亿港元。收入分为上游设备、生产线采购,下游的分布式光伏业务两部分。

上游产业园设备采购为汉能薄膜发电带来42.42亿港元收入,占期内收入约69%。其中,山东淄博项目及荆州项目于期内合共贡献超过37亿港元;新增的大同产业园、绵阳产业园及双流高效硅异质结产线销售则为本集团分别贡献6816万港元、5199万港元及3.47亿港元。

下游为分布式光伏业务,收入约19.06亿港元,占汉能薄膜发电总收入的31%,当中主要为渠道销售事业部及大客户事业部带来之收入。

汉能的产业园发展模式,主要由地方政府(地方国企、城投公司)、第三方投资者及汉能移动能源共同出资,组成产业园项目公司,各自占有项目公司一定的股份。为了避免关联交易,汉能移动能源通过汉能移动能源联属公司出资,担任项目公司股东之一(股权不超过20%)。

对于汉能移动能源参股原因,汉能薄膜发电解释原因是,源于政府对汉能移动能源的信任,要求汉能移动能源对项目公司股权及运营进行参与。地方国有企业及第三方独立投资者,将拥有对项目公司投资决策及委任董事的权利。

目前,汉能究竟有多少个新基地,官方没有明确公布数据。跟据公开资料梳理,最起码超过15个。已在四川绵阳、四川泸州、四川南充、山西太原、山西大同、山西孝义,辽宁营口,贵州贵阳、贵州铜仁,湖南邵阳,云南昆明、宁夏宁东、陕西西安、重庆大足、甘肃陇南、山东淄博等地落户或将落户汉能产业园。

目前这些新产业园基地项目公司股权复杂。以本次募资的辽宁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为例。项目公司叫营口市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简称“营口金能”),股东三个:营口中金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87.4%),营口沿海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8.4%),汉能移动能源(持股4.2%)。

穿透之后,营口金能实际控制人为地方国资辽宁(营口)沿海产额基地国有资产监管局,间接持股比例63.52%,李河君持股比例12.33%。

而本次汉能要求全部9级以上员工购买的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资金打入的是中睿资产的账户,它在营口金能扮演什么角色?根据天眼查资料,它只是营口金能大股东营口中金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的股东中,一个持股仅0.01%的小股东。

中睿资产法定代表人梁洪涛,注册资本5200万。可疑的是,汉能为什么要调动全员去购买一个第三方公司的理财产品,而且金额达6个亿,如果都按持股比例投向营口金能,那这个产业园项目投资金额将是不少于6万亿的天文数字。

有内部人士透露,新基地项目公司的第三方投资者主要为东腾投资(原名“华丰源”,今年4月份改名),中睿资产则是东腾投资的融资公司。梁洪涛在外宣称跟汉能没有任何关系,代表第三方跟产业园谈合作,法律关系上也没有问题。但是在汉能内部会议上,基本上坐在李河君旁边,是内部默认的汉能高管。在汉能的内部通讯录上,也有梁洪涛名字。

不止产业园资产,员工方面,汉能也进行了一次大腾挪。汉能控股原来有员工5000人左右,1/4转到了汉能移动能源,3/4转移到了北光投(汉能港股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境内主体),今年初全部完成了合同变更。

通过资产腾挪,汉能控股目前基本是一个空壳,没有资产,只留下少量汉能高管。但是上市公司突然增加了很多人力成本,资产负债。汉能移动能源则变成了一个干净的壳,只有产业园资产。

前述内部人士称,通过资产腾挪,虽然法律上解决了汉能薄膜发电的关联交易问题,但是实际上,汉能控股的命令汉能系所有公司都要执行,包括北光投。

对于汉能本次危机,很多人将其归因于国家5.30光伏新政,地方融资平台收紧。但如果汉能本身不能研发出受市场欢迎的产品,靠地方政府支持的产业园模式终究不靠谱。

据橙色财经了解,汉能之前生产的发电纸,送到产品测评机构检测,因为电流不稳定,烧坏了对方10几台手机。别人直接不做产品测评了。去年生产的发电纸,汉能员工也用了七八个小时才把手机充满电。

赞(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修改或删除,多谢。电力界 » 汉能强制员工买金融产品
分享到: 更多 (0)
电力人才网